两代人的“引滦情怀”
作者:曲玲玲  时间:2018-04-12  点击量:   
【字体:

又是一年清明到,为纪念“引滦入津”工程通水35周年,缅怀英雄先烈,弘扬“引滦”精神,集团公司勘察设计院组织部分党员、团员以及干部职工到唐山迁西开展了“引滦入津”故地瞻仰祭奠系列活动。

坐在开往迁西的大巴上,纵有数不清多少次的旅行,而这次却是最特别的一次,因为我是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邀请父亲一同前往的。我的父亲,曾是一名普通的铁道兵。迁西,是父亲当年战斗过的让他魂牵梦萦的地方。一路上,父亲凝重地望着窗外,任美景在眼前急速掠过。此刻父亲的心情是有多么的激动,即将回到他离开35年的迁西。这35年,弹指一挥间,恍如昨日。那时的父亲还没到30岁,风华正茂,如今已是两鬓白霜的老人。

三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迁西,我们在引滦隧洞管理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引滦入津烈士纪念碑”下。大家怀着对先烈无限的崇敬与缅怀之情,缓步迈上台阶,为21位烈士敬献花篮和鲜花。我走在父亲的后面,看着父亲一步步迈着微颤的步子,我能想到父亲此刻来到故地,触景生情,无比动容的复杂心情。镜头瞬间被拉到35年前,他朝夕相处的好战友也是他的“徒弟”在这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而他的音容笑貌还在,他还是那样年轻,那样帅气。父亲一直记得他送给父亲的一对枕巾……

大家在敬献花篮和鲜花之后,进行了向烈士纪念碑鞠躬,党员重温入党誓词,青年志愿者清洗纪念碑等一系列活动。父亲作为一名老铁道兵还给大家讲述了当年修建引滦工程的背景和亲身经历的“引滦”故事。在纪念碑前,父亲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念着碑上所刻烈士的名字和简历,“杨英良,男,十九岁……”多么年轻!遗憾的是父亲终究没有在纪念碑上找到他战友的名字,父亲围着纪念碑转了好几圈,最后一个离开。直到回来的路上还跟我念叨了好几遍“他的名字应该刻在碑上的……”

随后,大家又集体瞻仰了“引滦入津”英雄塑像,参观了大黑汀水库。

打我小时候记事起,就经常听大人们说“引滦入津”、“引滦精神”这两个字眼。而通过此次故地瞻仰祭奠活动,才让我真正认识了“引滦入津”工程是一项多么伟大的壮举!1982年5月引滦入津工程正式开工,引水线路施工中最艰难的是要穿越中国地质年龄最古老的燕山山脉,在200多条断层中修建一个12394米长的引水隧洞,工程原计划3年完成,为了让天津人民早日喝上滦河水,担负其中7210米施工任务的铁道兵第八师和天津驻军198师驻地官兵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争分夺秒,仅用了1年零4个月就胜利将隧洞打通,结束了天津人民喝咸水、苦水的历史,创造了引水隧洞施工新纪录,引滦工程荣获国家优质工程金奖,从此孕育和叫响了“引滦精神”。这便是铁道兵之所以伟大和我们中铁十八局现在名气在外的根本原因。

如今,铁道兵脱下军装已34载,我们中铁十八局这支英雄的队伍始终保持“铁道兵”的本色,继续发扬“引滦精神”,继承优良传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创造着港珠澳大桥、锦屏水电站、青藏铁路等等一个又一个工程奇迹。我作为铁道兵的后代而深感自豪,更为自己也成为了一名新时代的铁建女职工,能够肩负责任和使命继续书写父辈的传奇而骄傲。

非常感谢组织此次给我提供的这个平台,让我有机会陪同父亲一起重返他的“引滦根据地”,可以让我更进一步深入的了解父辈们当年在那样艰苦岁月里如何攻坚克难,感谢有这样难得的机会让父亲再次看看他们当年曾参建的伟大工程,看望那些永远留驻在景忠山下的烈士……

这便是一个老铁道兵和他的子女两代人的“引滦情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